少年不知滋味愁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小甜饼

“交给你了”
“等等!!彤彤你给我解释一下…”
“走了走了,现在是炸药的舞台,你待会儿再说”
“……”

众人推推攘攘着向外走去,留下两人静静的站着。

一分钟后,背着吉他的纹身师翻了个白眼,无奈的打破了沉默。

“找到我了,然后呢?”
“诶?”
“我说,然后呢?”
“你,你叫…彤彤?那是你爸??”
鼓手涨红了脸,磕磕巴巴的答非所问。

纹身师静静的打量着四周,本来热闹的修车厂因为乐队其他成员的暂时离开显空旷。不知是因为散落在各处的酒瓶,还是沸腾的火锅,鼓手的脸红的像锅底,她突然想逗逗他。

“听我爸说爸他认个了台湾二愣子当师傅学打鼓,结果交了5000学费,他师傅还天天把他当廉价劳动力使唤?”
“诶?!什么时候交了钱??我不知道...

2 36
 

© 少年不知滋味愁 | Powered by LOFTER